兰桂坊

妈的Meditation2


白癜风专项援助活动 https://m-mip.39.net/news/mipso_5778275.html

Meditation

[冥想]

Meditationisapracticewhereanindividualusesatechnique,suchasfocusingtheirmindonaparticularobject,thoughtoractivity,toachieveamentallyclearandemotionallycalmstate

《XX的Meditation》是思达帕特一个新的系列

妈的Meditation2

此时此刻我在办公室,我妈在家

最近每天晚上都是这样,回家时候她基本睡觉了,如果没睡的话,就是在看限流音

她也太沉迷限流音了,我很后悔当初告诉她“现在年轻人都在玩这个”

就如同我很后悔跟前任讲“听说很多人吃鸡”,结果他大吃特吃,哪怕我回家说“我回来了”,为此吵过一次巨架

昨晚回家的时候,我妈还没睡

因为她要等我回来讨论搬家的事

是的,又要搬家了,这次搬家是因为东西放不下

自从我跟我妈住一起之后,东西就真的是放不下了

现在这个房子平,在北京东四环,其实我非常喜欢这个房子,它有一个很sunny的院子,遛狗也方便啥啥的

屋里现在堆满了东西,有我的沙发啊桌子啊这些正常的玩意,还有越来越多的包,越来越多的衣服,还有我妈的转经筒。后来我才意识到,信佛也会讲究“要收就收全套”,因信称义在我妈的生活方式里是不存在的。有一个电子转经筒放在墙角,每天都在旋转

房间里有了越来越多的装饰,云南恐怕是个装饰品大省。我妈从云南玩完回来,带回来好多“民族少女舞蹈雕像”,“民族少女舞蹈墙饰”,“大象挂件”之类的,不是很好形容,做工还很难讲。以及纯银保温杯,据称是当地老奶奶逐一亲手雕刻而成,令人字面意义上地难以置信

我们跨年去了香港,在香港度过了非常奢华的几天,进行了一年一度以辞旧迎新为主题的大型采买。我买了三套西服、两件大衣、两条披肩、一件外套、一条裤子、一件hoodie、两个包、两双鞋和若干化妆品;我妈买了三件大衣、两副墨镜、一条丝巾、五条裙子、八双鞋和若干化妆品。

我妈特开心美照如下

回来,我的家变得更加拥挤了

目前我家的状况就是,所有的衣服必有褶,所有的毛衣必被勾线,因为没有地方放,每一次从衣柜里拿出衣服都是与牛顿的一场搏斗。我忘了谁拔得头筹率先抱怨的,总之就是有人提:搬家吧

说回香港。其实跨年本意是跟朋友们在一起。王嘉兴在群里大讲特讲我们如何应当像时代姐妹花一样,在上海的夜晚,奢华的公寓的顶楼,对着雪喝香槟。这个男孩如今已经25却依然有梦实属不易,而我又是一个这么喜欢帮别人圆梦的人,我就说好啊,群里大家说好啊,于是在半年前决定在一起跨年。后来临近12月我们就想,好不容易跨一次年。

为什么去上海?

是的为什么?原因只是小时代而已。我们觉得这个理由虽然成立但是不够充分,就展开了新一轮投票。大家对于最温暖的地方始终抱有幻想,于是在王嘉兴,也就是这个提议者,自己没有护照的情况下——选择了祖国的南边小城香港,度过美好的一宵。

我就把我妈带去了,觉得不能让她一个人在家

我们本以为自己会成为时代的中心,在的新浪潮下高声大喊,成为浪花更要成为浪声,成为引领者与创造者,让烟花为我们的友谊绽放,让港湾霓虹为我们的青春点亮。我们都错了,事实上我们几乎完全就是在陪我妈,aka阿姨

我妈让安然拍照,然后袁晓晨来了,让袁晓晨拍照,发现王嘉兴拍照不错,就让王嘉兴拍照。但王嘉兴人品一般嘛我就说,他压根就不给我妈好好拍。我在酒店睡醒的时候,大平王嘉兴安然和袁晓晨陪我妈在古驰牌试鞋。

醒的原因是我接到了安然的“你快下来吧,我陪你妈逛街,你妈的鞋被商场的铁门给刮坏了。她要跟人家理论。”

后来确实试图理论了一下,对方说3号前以电话或者邮件的形式给我们反馈。接着大家就陪我妈买新鞋。我妈指着古驰牌说,“这个好,我很喜欢!质量很好!款式也很新颖!”买了两双。后来顺手在普拉达牌又买了一双

为什么女人这么爱鞋?

跨年那天没啥好说的,人挤人,其实也没看到烟花。所有人堆在兰桂坊,根本就是不知道在看什么但全往一个方向看,等(可能在看维港的方向?)。而过去了,什么都没看见,但是所有人都好高兴

后面几位群成员就各自回北京上海哈尔滨广州工作了,我跟我妈继续逗留香港。因为我3号飞拉斯维加斯

在2号收拾行李的时候,我妈发现她的通行证丢了

我问我妈:“真没有吗?”

我妈:“真没有了。”

我:“都找遍了吗?”

我妈:“都找遍了。”

但凡出国(或者前往中国港澳台地区),都会很清楚护照/通行证的必要性。钱可以丢,身也可以丢,孩子也可以走丢但是护照万万不能丢,毕竟护照的最后一页写着一句很强大的祖国很强大的话。我很慌,我非常地慌,我立马开始搜索通行证丢了怎么办

网上说:报警

所以我们去了尖沙咀警署

在尖沙咀警署那里排号,警员们跟香港电影是一样,制服是都很好看,全是粤语,根本就是听不懂。后来排到我们了,给我们开了一个证明,让我们第二天去另一个地方

他说:“幸运的话,当天有可能拿到,一般要2个工作日左右。祝你们Lucky啦。”

我们很明显不lucky,半夜回酒店之后,我一直辗转在两个房间的地毯上试图找到通行证

我承认我有点气急败坏,语气非常不好,我担心我第二天也飞不了,毕竟我不能把她丢在这里

我妈也很慌

妈的Meditation此时此刻非常紊乱

她虽然没哭,但表情里面,有一份我没有见过的委屈

她说:“哎呀,我太得瑟了,得瑟大劲了。我太高兴了,到处拍拍拍,搞丢了”

我说:“要这么大意,过年哪儿也别去了!就在北京吧!”

她想了一会儿说:“那……我就回老家过年。”

我妈过年一心想出国,又是因为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,她发现好多国家都好漂亮。我一说过年不出国了,她更加委屈。

后来听说,我妈跟刘妍琰讲:“通行证丢了我都没想哭,一听姜思达说过年不出国了,我就差点哭了。”

为什么女人那么爱旅游啊?

第二天我们从早上7点出发,总共跑了4个地方。最后跑到湾仔附近的一个签证中心,人家说:“等等吧,我们也没办法,下午3点再来看。”

于是就又在丽思卡尔顿续了6个小时。

这6个小时里,我很困,我需要休息加洗澡。我跟我妈说:“妈,你要不要再去楼下商场取点钱,万一我陪不了你,这两天你身上得有现金。”

我妈:“好。”

1个小时后我妈回来了

提着1双全新的RV牌女鞋

seriously?

然后当天我们顺利搞到了证,依稀记得还为此许愿说“如果当天下证我就再买一粒铂金包以示对神明的敬畏”。看来下次有必要还愿了

所以如上你大概感受到为什么我们要搬家了,因为我们确实太爱买东西

我妈今天又看房了,跟我说——

“太值了!几千万的房子就算利息,这房租还都不如利息!”

我好累,我太辛苦了

希望古驰牌、普拉达牌、RV牌不要再产新鞋了

感谢群里的朋友们对我和我妈的无私奉献爱你们~

感谢警署和签证中心的工作人员们对我们热情的真挚的帮助~

以及请问太古广场,你们不是说好了3号前给答复吗?我妈新鞋都买8双了我还没收到邮件

拓展阅读

妈的Meditation1哥哥眼里的好东西你如何确定自己不是机器人

嗯,我们的妈妈都超好看!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maljilongpo.com/lfdy/6573.html


当前时间: